凤凰新闻社

文章标题:80多岁的陈云给中央写信,要求央视停播这部电视剧,央视紧急执行

添加时间:2021-01-04 14:19:35

80多岁的陈云给中央写信,要求央视停播这部电视剧,央视紧急执行


凤凰新闻社讯      来源:百年人物志

李先念曾说过:我有两个老师,徐帅教我打仗,陈云同志教我管经济。

下令停播《陈云出川》

上世纪90年代,央视播放了一部新拍摄的电视剧《陈云出川》,该剧讲述的是,长征途中,陈云奉中央的命令,从四川前往上海,然后又去了莫斯科,向共产国际汇报遵义会议情况的故事。

该片剧本写成后,相关工作人员在和陈云的秘书和家属通了气,最后由峨眉电影制片厂拍摄,但是陈云对此事却一无所知。

那时候陈云已经80多岁了,因为严重的白内障和青光眼,他无法看电视,只能靠收听电台来获取外界信息。所以他并不知道央视在播放《陈云出川》,是一位护士向他说起了这件事,陈云这才知道。

陈云向来不同意对自己进行个人宣传,他曾说过:如果你在党的领导下,做出了一些功劳,头一个应该是人民的力量,第二个是党的领导,第三才能轮到某一个个人。

他在知道有这么一部电视剧后,立刻就把自己的秘书叫了过来,让他给自己念了一遍剧本,听完之后,陈云立即给中央写了一封信,要求停播《陈云出川》,随后,央视就紧急停播这部刚播放到一半的电视剧。

陈云就是如此的谦虚,据陈云夫人于若木的回忆,任何宣传陈云的文章,只要报到陈云那里审核,都会被陈云毙掉。八大之后,按照惯例,《红旗飘飘》要给陈云写一个小传,陈云坚持不肯同意。

几颗葡萄和一杯热茶

陈云同志一生廉洁,在工作作风上表现出了一个老革命家的优良本色。

1976年之后,陈云积极支持一些老同志出来重新工作,很多人因此受益,其中一位老同志为了表示对陈云的感谢,专门给他送去了一箱葡萄,陈云反复推辞没有成功,最后他说:“好吧,那我就尝5颗。”陈云摘下5颗葡萄吃完,再也不肯多吃一颗。

同样的故事还有一个,说的是两个大军区的领导去给陈云汇报工作时,带了两盒他们那里特产的葡萄,汇报完后他们就把葡萄留下了,陈云坚持不肯要,说自己是中纪委的书记,怎么能收别人的礼物。

两位大军区的领导说这些只是特产,不值钱,也不能说是送礼,只是让陈云尝尝鲜。陈云只摘了10颗,说这叫“十全十美”,剩下的都让他们带了回去。

陈云曾开玩笑说过,只有两个人送他礼物他肯收,一个是主席,一个是总理,因为他们肯定没有事要求他。

1960年的一个晚上,周总理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谈工作,办公室的接待人员按照规矩,给总理上了一杯热茶。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它却和中央刚发的一个文件相冲突了,那个文件强调的是,接待客人不能送茶,不要敬酒,开会时自带茶叶和烟,视察时不迎不送。

其实陈云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犹豫了很长一段的时间,他们商量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给总理送一杯热茶过去,原因很简单,总理和一般的同志不一样,他是周总理,他们要照顾好他。

周总理正在和陈云谈事,看见这杯热茶后当场就板起了脸,他严肃地对工作人员说中央刚发了文件,为什么不听?工作人员们非常尴尬,不知道是应该把茶拿下去还是继续放在桌子上。

总理走后,陈云把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都叫了过来,问他们有没有学中央的文件,既然学了,又为什么不照文件执行。工作人员解释了他们当时的想法后,陈云语重心长地对他们说:中央的领导和所有群众都是一样的,不能搞任何特殊化,在执行的过程中,也不容许打折扣。

遗物:几张特殊的收据

陈云同志一生清廉,在他逝世后,他的家人整理他的遗物时,除了2万块的稿费外,只发现了一个棕色的皮箱,一个刮胡刀,一个旧被包和几张收据。

1959年6月,陈云因心脏病发作去了杭州休息,为了照顾他,他的夫人于若木也跟着他去了。陈云当时是重要的领导人,按照某种惯例,他的夫人对他的陪同照料可以被视为公务。但是陈云却认为这是不对的,他对夫人说:你照顾我的这段时间里,不能拿任何工资。

一年后,于若木回到了北京,她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一年的工资全部退了回去,她们单位给她开的那张收据现被陈云故居收藏。

同样的事发生在1971年,陈云被下放到江西南昌的一个机械厂“蹲点”,他的女儿陈伟力在这期间也去了南昌照顾父亲。

在这期间,她的工作单位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照旧给她开工资,陈云对陈伟力说:国家给你发工资,是因为你工作了,你这段时间没有参加工作,就不该拿工资,回去之后要把钱都退回去。陈伟力回去上班后,听父亲的话,把这段时间的工资都退了。

1982年,《陈云文稿选编》正式出版,这一年陈云收到了5000块钱的稿费,陈云毫不犹豫地把这些钱全部当成党费交了。组织给他开了一张收据,这张收据如今也被收藏在陈云故居里。

后来,由于《陈云文选》的出版,陈云得到了一笔更大的稿酬,他本打算把这些钱全部交党费,秘书劝他不如先存起来,好在以后捐给某项慈善事业,陈云听了他的建议,后来这笔钱被捐给了希望工程和北方曲艺学校。

1994年,89岁的陈云在看《新闻联播》时看到了一则有关希望工程的新闻,第二天他就嘱咐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从他的存款里拿出5000块来,捐给河南省卢氏县希望工程办公室。

女儿陈伟力说,父亲的这些捐赠收据就放在他的专用书橱里,可见父亲对捐助希望工程的重视程度。

1995年4月10日早晨,陈云在弥留之际交了自己的最后一次党费,112元4角,当天下午2时,陈云同志逝世,享年90岁。


责任编辑 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