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新闻社

文章标题:是什么人如此嚣张,竟敢破坏纪念革命烈士的会场?

添加时间:2020-03-23 11:49:37

是什么人如此嚣张,竟敢破坏纪念革命烈士的会场?


凤凰新闻社讯【记者 刘韧忠】

为了缅怀革命烈士,迎接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贯彻习主席:“不忘初心,牢记历史”“一个忘记来路的民族是没有出路的,一个忘记初心的政党必定是没有未来的政党”的精神,20198月,在广东省梅州兴宁市大坪镇举办了“东江红色文化交流会”,以此纪念閩粵贑边游击纵队司令员罗屏汉和张瑾瑜烈士,广东以及江西等地相关革命老区,共有四十多名革命先烈的后代纷纷从各地赶来参加这次会议。


图片1.png

毛泽东、罗屏汉、张瑾瑜,钟世斌、何长工、陈漫远、吴吉清


图片2.png

2014年12月21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纪念中央红军长征八十周年暨《烈火忠魂——罗屏汉张瑾瑜夫妇英烈》首发”座谈会。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毅、陈正人、邓子恢、谭震林等老一辈革命家后代数十人出席了会议

 

“东江红色文化交流会”会议正在准备进行时,突然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气势汹汹闯进会场,他们进场后便大打出手,扯横幅、砸牌匾等一阵打砸,甚至殴打参会人员及劝解的群众,顿时一片狼藉十分混乱,人们见状纷纷多次报警,几小时后当地派出所才赶来,但对肇事者未做任何处理便一了了之。此事引起当地群众和到会的烈士后人极大的愤慨,给广东、江西两省相关革命老区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他们多次投诉,但事已过数月,该镇有关部门及领导对此事至今还未做出任何处理。


图片3.png

罗屏汉烈士儿时亲手种下的榕树

 

2020年初,我社因接到多名革命先烈后代、以及多地红色革命纪念馆等单位的投诉,对此次事件引起了极大的重视,对打砸红色宣传会场的究竟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如此嚣张的搞破坏?他们如此猖獗的行为为什么当地政府不管?为此感到疑惑,联想到2019823日,记者在兴宁市大坪镇举办“首届东江红色文化交流会”采访后,报道了罗屏汉和张瑾瑜夫妇的英雄事迹,当时便引起了海内外众多读者们的极大关注和反响,紧接着兴宁市的一位读者将这篇文章转载了,事后不久,这位转载者便接连受到了威胁,强逼着他将转载的报道删除了。一连串的疑问使得我社更加关注,本着缅怀为建立新中国而牺牲的烈士,宣传报道红色文化和正能量为宗旨,当即安排了几名记者前往多处革命老区进行挖掘和收集烈士们的英雄事迹,并对此次事件予以核查。


图片4.png

记者向罗屏汉的侄子了解情况

 

记者先后来到 “东江红色文化交流会”原会场,以及罗屏汉和张瑾瑜夫妇的纪念馆、他们的家乡取证调查,与罗氏会馆馆长罗春才和二位烈士的多位直系亲属进行了面谈。之后,在兴宁市大坪镇的白云村,记者在采访罗屏汉的直系亲属及后人龚建珠(罗屏汉烈士的亲外甥)、张冠刚(张瑾瑜的亲侄子)等人的过程中,很多群众也向记者投诉镇里的一些乱象现象。

在进行专门采访和调查期间,他们见记者的到来激动不已,均对那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人打砸会场的事件十分气愤,纷纷要求媒体对骚扰、打砸、威胁、诽谤烈士亲属,侮辱烈士等违法行为进行曝光,并督促有关法制部门执法。


图片5.png

 以戴眼镜者为首的闹事者追打到纪念会现场,并砸坏了写着烈士名字牌匾(赤膊的是目击的村民)

 

据了解,此次交流会,举办者并未找当地政府的任何麻烦,一切费用均由罗屏汉、张瑾瑜烈士嫡孙罗荣自掏腰包赞助,之前,举办者多次向当地政府领导及有关部门打过招呼,并邀请他们一起参加,但却未得到任何回复。由于久请不到,而且到会的嘉宾均已从数百里赶来,他们不得不将会议如期进行,后来便发生了以上所述事件。

随后,记者来到梅州市党史办与姚主任进行了交谈,并且收集了一些关于罗屏汉、张瑾瑜夫妇的相关资料。紧接着在广州约见了罗荣先生,说起会场被砸一事他异常气愤,但也很无奈。交谈中,罗荣先生介绍了他的爷爷罗屏汉和奶奶张瑾瑜当年的一些生平经历:

罗屏汉烈士出生于 1907年,兴宁市大坪镇白云村人,192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春赴广州参加革命活动。他先后担任东江红军独立团政治委员,中共会昌中心县委组织部部长,闽粤赣边区兴宁县委书记兼革委会主席,中央苏区会昌中心县委书记、粤赣省军区政治部主任、粤赣省苏维埃执行委员、省委候补执委、军政委员会主席。闽粤赣边游击纵队司令员,当年,他率部队在兴宁、平远、寻邬、龙川边境开展游击战争,策应中央红军主力作战。1935年7月,在一次突围战斗中身负重伤而壮烈牺牲,年仅28岁,

张瑾瑜烈士生于1912年,永和区大成乡人,15岁便投身农民革命运动,先后担任粤赣省、赣南省苏维埃政府、中央粤赣省、赣南省委执行委员,自区工作部部长。1935年5月,主力红军北上抗日后,她随中央分局项英陈毅部向粤赣边突围,在信丰、安远之间遭敌包围,她所在的部队突围到安远高云山芦村茶坑时,在人数已不多的情况下又遭到敌方四面重重围捕,在这生死攸关的危急时刻,她自告奋勇的承担起掩护同志们突围的重任,并与敌血战到了最后,面对蜂拥而上的来敌,她宁死不屈,最后饮弹自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牺牲时还怀有身孕,年仅23岁。


图片6.png

由左至右:张维经、钟亚庆,罗梅腾

 

在当年激烈而复杂的对敌斗争期间,罗屏汉、张瑾瑜烈士无暇顾及家庭,先后将两个未满月的儿子分别托付给人寄养,使得他们的家庭支离破碎。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没有忘记为中国革命事业做出贡献而牺牲的这对夫妇,多次派人爬山涉水、辗转数千里寻找他们的两个孩子和亲属,曾经多次通过报纸刊登《寻人启事》,经过不懈的努力和无数次的艰难查找,最终在兴宁市党史办研究员罗梅腾的帮助下,从邓小平、罗屏汉、张瑾瑜生前战友钟亚庆处才得到确切信息,通过张瑾瑜的亲弟张维经等后人多方寻找,方才找到二位烈士的后人--罗荣等人。通过DNA亲缘鉴定,确定了他们之间的三代以内的血缘关系,但两位英烈的第二个儿子至今却仍然下落不明。


图片7.png

2018年12月9日,罗屏汉烈士的家族举办的认祖归宗仪式

 

后来,罗屏汉、张瑾瑜烈士的后人们从几百公里外的江西、也是他们的牺牲地把张瑾瑜烈士的遗骸接回,欲埋葬在她的家乡故土,但却遭到镇领导的阻扰,不准给安葬地和立碑之地,使得烈士的遗骸至今都无法安葬,为此,记者不禁对此事有了疑问:作为党的基层干部的领导们为什么不尊重先辈?难道是没有给他们打点送礼?或者忘记了自己是名共产党员?为什么当地警方对打砸肇事者不处理?派出所为什么不作为?


图片8.png 

2019年5月底,以罗屏汉、张瑾瑜为题材的电影《生死坚守》在罗屏汉故居举行开机仪式

 

“伟大胜利千秋颂,历史功勋向未来!”过去的中国经历了众多的艰辛和磨难,以无数个先烈用鲜血和生命,从一个一穷二白、饱受外来侵略者欺辱的国家才换来了今天的辉煌,不得不感叹:“多么不容易呀!”而在缅怀英雄们的纪念活动期间却公然有人予以破坏,这是无视国家法律法规的行为,已经严重的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根据国家法规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已构成了犯罪。那么究竟是什么人怂恿他们这么干?是什么人在给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记者们均认为正值打黑除霸运动期间,有责任、有担当、有义务给英烈的后人们一个说法和给当地的老百姓们一个安宁,眼下,我新闻社收集宣传先辈们英雄事迹正紧锣密鼓的进行之中,岂能容得这类人破坏?针对这次事件,我新闻社记者决定继续跟踪查访调查,并将采访结果连续报道。

          

责任编辑 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