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新闻社

文章标题:承包水库无辜成“被告”再审卷宗意外解谜团——请看一起全国罕见的合同纠纷冤假错案是怎样产生的

添加时间:2019-05-03 13:22:37

【来稿照登】


承包水库无辜成“被告”再审卷宗意外解谜团


——请看一起全国罕见的合同纠纷冤假错案是怎样产生的


(撰稿人:刘兴臣)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方正县双凤水库原多年承包人刘兴臣先生向凤凰新闻社投诉,全文如下:

、纠纷起因:承包人无辜成“被告”

竣工于1965年的方正县双凤水库,是以灌溉、防洪为主,兼顾养鱼、综合利用的中型人工水库。因水库内有原生的三倍体方正银鲫,是国内稀有鱼种,1992年经国家农业部批准立项,1998年通过国家验收,双凤水库被确定为“方正银鲫种质资源库”(即长期储存银鲫种鱼的仓库)。

刘兴臣先生自1993年起,通过招投标方式承包了双凤水库。2000920日,在主管单位方正县水务局领导集体研究决定并亲自主持下,与发包方方正县双凤水库管理站又续签了为期七年的《双凤水库渔业承包合同》,合同第七条对保护银鲫作了特别约定,从根本上保护了银鲫种鱼的正常生长和繁殖。合同签订后,承包人刘兴臣向水库投入鱼苗、网具、船只、旅游设施等,总值近100万元,正待大干一场之际,却祸从天降。

2001326日,同系方正县水务局的下属独立法人单位、案外人方正县国家级银鲫原种基地向方正县人民法院提起恶意诉讼,将发包方方正县双凤水库管理站和承包方刘兴臣列为共同被告,以双方所签合同损害国家利益和原告合法权益为由,要求确认合同无效;二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90万元。从此,刘兴臣无辜成“被告”,

卷入至今长达18年的艰难诉讼中。

二、审判结果:一审、二审、再审均判决合同无效

涉案合同是否合法有效?是本案的争议焦点。在历经一审、二审、再审等三次审判中,竟然出现“一审起点错、二审跟着错、再审彻底错”的反常现象,似有“欲判无效,何患无词”之嫌。

1、一审起点错:一审方正县人民法院不但没有依法驳回原告的恶意诉讼,相反采信了原告的伪证,又将“仅供参考”的鉴定书作为原告索赔的唯一依据,判决二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90万元。

涉案双凤水库原本于1998年被农业部确定为“方正银鲫种质资源库”,而一审法院却毫无根据地认定为“方正银鲫种质资源保护区”,这是两个性质截然不同的概念。一审法院据错误地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和《实施细则》,判决合同无效,终止履行。

2、二审跟着错:承包人刘兴臣不服一审判决,上诉于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200242日,市中院判决:维持合同无效,撤销赔偿90万元判项。

刘兴臣仍不服二审终审判决,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十年后的2012822日,省高院裁定:指令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

3、再审彻底错:哈市中院再审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实施细则》相关规定,水库管理站在刘兴臣未取得“养殖使用证”、“捕捞许可证”,(方正县水产总局、黑龙江省水产局渔政处等有关负责人均证实:双凤水库是以灌溉、防洪为主,不是自然水面,不具备办理“二证”的法定条件,也不需要办理“二证”)。且方正县人民政府明令“合同到期后实行封库育种,不再进行水面承包”的情况下,对用于公共利益的水库擅自发包,妨害对公共项目的保护,一、二审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一、二审确认合同适用法律正确。于20121210再审判决:维持本院判决,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三、绝地逢生: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对本案启动民事监督

承包人认为:此案是黑龙江省乃至全国罕见的、典型的、历时18年、直接经济损失百元的渔业承包合同纠纷民事冤假错案。不但案件本身至今没有公正结案,因判决合同无效,遗留在水库中剩余价值100余万元的鱼,也被发包方双凤水库管理站捕捞变卖,非法占有,给当事人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经济损失和严重的精神伤害。有理无处申,有错无人纠,公平正义在哪里?

天无绝人之路,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承包人因合同纠纷系列案件,于201810月调取哈市中院再审卷宗时,意外发现哈市中院再审期间依职权调取的证据:201254日,中共方正县委办公室、方正县政府关于印发《方正银鲫原种保护和方正银鲫基地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中称“采取切实有效措施,积极申报方正银鲫原种保护区……”的新证据。

这份证据符合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规则,应确定为有效证据,足以证明涉案双凤水库截至本案一审判决时间、发文时间,尚未申报“方正银鲫原种保护区”,双凤水库依然是“种质资源库”,足以颠覆性推翻已发生法律效力,但确有错误的原一、二、再审判决。

(经查询,201312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第2018号公告显示:经农业部审定,双凤水库以正批准为“方正银鲫种质资源保护区”。)

这份新证据,终于揭开了产生冤假错案的谜团:一审认定双凤水库是“种质资源保护区”,纯属无中生有,只有这样认定,才能引用《渔业法》第二十九条,才有所谓的“法律依据”。

当年市中院对本案再审开庭前,曾向三方当事人寄出开庭传票,每一次开庭时,因有另两方被申请人没有到庭而未正式开庭,只是询问一下情况 ,申请人刘兴臣要求必须二次开庭,并申请调取新证据。主审法官表示“如有必要另行开庭,”“你们要求调取证据自己去调,我们没有时间”。最终中院也没有开庭,剥夺了申请人的辩论权和两方被申请人的应诉权,不利于查明事实和公正审理 。当申请人调取了相关证言准备送到法院时,在法院没有通知当事人有无新证据的情况下,已经寄来了再审判决书。此判决书违反了最高院的规定,故意隐瞒了两方当事人均未出庭的情节

申请人刘兴臣发现的新证据,正是再审时市中院依职权调取的新证据,该证据为什么没有开庭公开质证?为什么不敢开庭?还是没有必要开庭?这份对原告、对法院不利的新证据,市中院难道没有发现吗?是熟视无睹,还是有意庇护?难道不能引人深思吗?

承包人刘兴臣以新证据为重心,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多项规定,就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原判决认定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对审理案件的主要证据,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原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如: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有两种:一种是管理型的强制性规定;另一种是效力型的强制性规定。办案法官不应随心所欲地将未办理“捕捞许可证”、“养殖使用证”的管理型强制性规定,甚至签订合同未征求原告的意见,违背县政府的指令,都作为判决合同无效的依据和理由)等事实,向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该院经审查认为符合受理条件,决定予以受理,并于2019321日下发了哈检控控民受[2019]119民事监督案件受理通知书,为本案彻底纠错,带来了新的希望。

习主席深刻指出:要懂得100-1=0”的道理。一个错案的负面影响,足以催毁九十九个公平裁判积累起来的良好形象。执法司法中万分之一的失误,对当事人就是百分之百的伤害。

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坚决贯彻中央指示精神,坚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方针,彰显了司法机关重塑司法公信力、纠正冤假错案的坚定决心。而方正县人民法院和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能否直面这起错案,不回避、不袒护、敢认错、敢担当,还被冤之人以清白,还社会以公平正义?

 

责任编辑【马英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