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新闻社

文章标题:抗联老战士申连玉、张洪远夫妇抗战故事

添加时间:2018-05-10 22:29:23


抗联老战士申连玉、张洪远夫妇抗战故事


凤凰新闻社讯【记者 候昕】


1525962382.jpg







昨天看完抗联老战士申连玉的丈夫张洪远的材料后,自然也细细阅读了申连玉由其女婿代写,申连玉签名的给省市领导一封信。

信中除了向省市领导提出需要解决1、我的(申连玉)党籍问题至今尚未恢复。2、我和老伴的工资至今约为50元,连副食补贴14元和退休职工补贴的17元一律没有。”的问题和落款“报告人:申连玉,一九八四年十月九日。”以外,还有申连玉简单的履历报告。

信中说:我原籍是黑龙江省饶河县,我爷爷当时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七军军需长,我的父母也都参加了当时地下抗日组织活动。我本人在一九三六年参加党的地下抗日组织。一九三七年五月由地下党组织送我到部队,在第七军妇女队工作。一九三八年由李飞团长和金英胜两同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我的前夫为了革命事业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在长期的战争生活中,我不幸染上了一身病,一九四零年由于敌人猖狂进攻,我带着病体不得撤到苏联。

信中除了我们已经早已掌握的信息外,还意外得知申连玉家族是个抗日世家,其祖父曾为第七军军需官。由于没有找到相关资料和信中的语焉不详,无法确认其祖父是军部军需官还是哪级部队的军需官,这也只好留下待考了。

在另有一份“申连玉的历史”资料中(残页,只有一页,不知道年份。)中更为详细记载了其战斗生涯:

1936年3月在饶河小夹(佳)河参加地下党组织工作。1937年8月地下党组织送我们到抗联七军妇女队工作,崔庸键同志接我们到十八垧地、二道沟等地护理养伤。1938年4月,崔庸键带我们到七军军部,丁副官是妇女队队长。1938年4月,我被李飞团长、金英胜介绍参加中国共产党。1939年10月,我到七军三师被服厂工作,在独木河一带活动。(我当时的爱人刘奇淑(琦树),他1939年11月牺牲)。我是1940年2月王效明、李永镐同志共九人(八男一女)送到苏联治病去的。在苏联几次开刀治病,后与原抗联同......

以下没有了下文,但我们知道应该是后与原抗联同志张洪远结婚”。

抗联老战士张洪远的事迹人们知之甚少,恰好手头的六份详细和残缺资料倒是能还原张洪远的一段鲜为人知的部分抗战历史。

这些资料分别是1965年、1970年、1981年和三份残件(无法辨别年份)。1965年4月的那份材料“个人简介”全文如下:

张洪远出生于1 91 2年2月22日河北省宁敬县(时候)在河北老家种地,十六岁时和姓孟的老乡来到黑龙江省依兰县三姓的地方,学葫芦匠的手艺。一年后,又去火龙沟地在张风山家抗大活,后来张风山搬家我就随他一同来到汤原县朱来(竹帘)镇在张家共干了7年大活,以后又和朋友去富锦四区哈什马谢友和家干活,当年2 3岁,一年1937年夏由陈、苏、张三位同志的介绍参加了富锦哈什马游击连,1 938年会见二师会师后继续战斗。当时我军应用战斗把敌人打的落花流水,在一次战斗中我军朱副官光荣牺牲了,李班长负了伤,敌人被迫退下去了,我军也撤到游击连密营住了几天双双到了二道河子去,二道河子张主任派我们七人(游击)队3人师部四人)到二道河子草窝棚去褙(背)(给)养,我们七人谁也没有枪,我问连长怎么不给我们武器呢?碰上敌人怎么办?连长说:师部都拿不到武器来,我们拿不出来了。我们就这样赤手穿(空)拳的到草窝棚去了,我们用暗号接上了关系,在那吃了饭褙(背)上济(给)养就回来了,在回来的路上突然发现东南方向来了一支队伍,我马上说:你们六人先走,留我一个人对付他们。我忙拿起木棒来装有武器他们先上来一个人接着捂边的也勇(涌)了上来,我扔掉木棒又把手伸入兜里我们是四军的说着就把我围了起来我想可别上当本旗,又打着红旗又没有暗号非常可疑,心想为了全军和同志们的安全,我绝不能叫敌人得到情报,然后纵身跳到二道河子去了,浮水回到营地,才明白在半路上碰到的人马是自己的人,他们正准备去救我呢,他们是四军战士,来取机枪的,这两个满军投城时带来的,张文德(张兴德)主任要我去师部活(动),我们到黑河(黑龙江)附近绍兴(肇兴)三间房,在绍兴(肇兴)活动了20几天,路过三间房时,已是五月节初六了,地方上送给四大套军装,我们便在初七那天,到三间房去拿棉衣服不到中午就从绍兴(肇兴)来了一辆马车,告诉说敌人从南边北边包围了我们,来的鬼子不知多少,袁团长、常指导员牺牲了,袁团长也不知下落,这消息是小李告诉我的,张主任命令我们边打边退,我们退了十几里,敌人又从三面冲了上来,大家见了不觉有些一愣,这时中间又冲上一股敌人,但被打下去了,我们还是边打边退,敌人追的也更快,张主任看情况以为到了最危机的关头,只有抵抗到底就命令战士决一死战,这时张班长、齐南志、徐连长都牺牲了,张主任也挂了彩,他命令侯副官带领队伍边打边撤,我退到河边找到一个好的地方,连打7、8枪吸引敌人的火力,张主任和同志们已经到了河的对岸,同志们都不太会浮永,我急忙跳下水去,用带救他们,先救齐志,后是李班长还有教导队的郭班长,他负了伤我背着他浮出水的,回来又把朱班长背出水来,张主任、侯副官、张成等人在一起合计下一步该咋办,张主任说咱们到苏联去吧,留下张成、张龙、张洪远等一下负伤的同志,然后也去苏联,后来我们什么也没有找到,于1 938年5月9日早也去苏联。江上来了几个边防员把我们抓到一个月后就出来了,到苏联后在伯力市内务部农场种地,和张主任等也失去了联系,到1 944年农场让我们加入苏联国籍。1945年内务部正式通知我们加入苏联国籍,我们大家不同意,我们想假如加入了苏联国籍就在也回不了中国了,因为我们家都在中国,我们还要回去。这时有位苏联团长说西方战线已经胜利了,东方战线还没有结束战争,你们国土还有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把你们送回去他们会处死你们的,革命成功后,你们愿意回去就回去,愿意来就来和家人一样,于是大家就加入了苏联国籍,1950年内务部农场散了,离开了农场,又在一个实验农场种地,一年后,实验农场又解散装卸队工作,一直工作到1955年4月4日离开伯力市回到祖国。

1970年的材料介绍中,有张洪远不为人知的在苏联远东边防军期间的一次回国小分队军事行动:

在伯力市边防住了(1938——1941)3年,进行二次行动。第一次上江燕抓了一个人(一共四个去的,有侯德山、王立富、2保山,还有我。)抓到这个人以后,就把他送到边防军去了,不知道叫什么。

第二次要找一个老白俄,但后来没有去......

由此可见,张洪远在去远东农场种地之前,曾经服务于苏联远东边防军系统并胜利执行了一次军事行动。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申连玉和张洪远等留居在苏联境内的原东北抗联战士联名要求放弃苏联富裕的生活,回国参加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1955年,政务院总理周恩来签署了申连玉和张洪元及长子张树山(刘琦树烈士遗腹子,俄文名字吉玛)、长女张淑清(俄文名字娜达莎)、次子张树林(俄文名字西罗莎)和次女张淑华(俄文名字约拉)加入中国国籍的证书。

   回国后,各级领导极为重视,提出可以选择居住地,北京和哈尔滨都可以居住。但申连玉和张洪远还是希望回到她们曾经战斗过的黑土地。政府为了安抚这位抗战老兵夫妇,给黑龙江省民政局写了安排工作的信函。但申连玉认为自己没什么文化,不适合做领导工作,将信函押到箱子底下,直到近几年才公布于众。

老战士张洪元则利用会俄语的优势,在苏联驻哈尔滨领事馆从事厨师等工作,直至中苏关系恶化,苏联领事撤销为止。

1985年,东北抗联第六军老战士张洪远因病在哈尔滨逝世。三十二年后的2017年春节过后,申连玉老人也走完了她的人生旅程,与他的丈夫和战友们一道此去泉台归旧部,旌旗十万斩倭奴。


凤凰新闻社【责任编辑 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