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新闻社

文章标题:台湾仍有173万摇摆选民|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决战抢关键摇摆票

添加时间:2019-12-05 15:24:39

凤凰新闻社讯【记者   姚采林】


根据过去10次总统及县市长大选结果,统计出台湾各县市加总共有173万摇摆选票,这些摇摆票投谁都有可能,并已排除中间偏蓝、偏绿的选民,透过以邻里为最小分析单位找出各县市选民的投票行为,综合考量选举人口,得出台北市及新北市有42.4万、台南及高雄有37.5万摇摆票,这项分析打破了历年「划分北蓝南绿、决战中台湾」这样既有的观念。

蓝绿竞选策略也呼应摇摆票所在,绿营喊出要在台北再胜,比2016年的得票率52%+1%,韩营幕僚则誓言要让高雄民众肯定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的政绩,守住高雄,而台北市长柯文哲如何让台北变得如此「摇摆」?韩国瑜去年在高雄创造翻转大胜的奇迹,摇摆票又扮演什么关键角色?哪些关键选区在新北市组成了U型线?桃园市长郑文灿、基隆市长林右昌又将如何集结选区的摇摆选票,助攻蔡英文?

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倒数计时,蓝绿橘阵营都进入冲刺阶段,未表态的中间选民成为选战胜负关键,各项民调统计呈现中间选民约有三到四成,但实义计算出摇摆选票仅约占选举人数九%,是因这些选民的投票行为「不具政党属性」、「无特定指向」,会在蓝绿或其他选项间摆荡,也就是排除了民调中实际属于「中间偏蓝」或「中间偏绿」的中间选民。

统计至去年九合一选战,台中市有二二一万选举人数,远超过台南市,与高雄市、台北市相近。但台中市只有十三.三万张摇摆选票,输给台北市的二十四.七万、高雄二十.一万、台南十七.四万票,新北则有十七.七万摇摆票,至于彰化县选举人数大胜新竹县及苗栗县,但摇摆票只有九.三万,落后新竹县的十一.三万、苗栗县九.七万,也就是说,传统认为摇摆票集中于中台湾,但事实上是愈往北、南走就愈多摇摆票。

台北、高雄与台中选举人数相近,但台北、高雄各里汇整的摇摆幅度大于台中,相乘后就会得出较多的摇摆票数;新北的摇摆幅度虽输给台中,但选举人数高达三二六万,因此相乘后摇摆票仍较多;彰化的摇摆票输给新竹县、苗栗也是同理,至于为何台中、彰化的摇摆幅度在二十二县市排十八名、十二名,但过去几次总统、县市长选战仍多次出现蓝绿轮流翻盘;新竹县、苗栗的摇摆幅度在本岛县市排第一、二名,却鲜少由民进党取胜?

此一现象意谓台中、彰化蓝绿基本盘接近,所以即使中间选民较少,一旦在蓝绿间摆荡造成双倍票差,就能成为翻盘关键;反之新竹、苗栗两县由于泛蓝基本盘雄厚,中间票虽多也不足以翻转胜负,换言之,打破传统划分北蓝南绿、决战中部,具体分析各地的投票行为并综合考量选举人口,得出南北才是摇摆选票重镇,而且在中彰投以外的摇摆选票高达一四六万票。

寻求连任的台湾总统蔡英文从九月六日至十二月三日到访新北十四次、台北九次、台中及云林各七次、高雄六次、彰化五次。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自八月在桃园展开起手式(如有跨夜重复计算),到过云林、台南各五次、高雄、屏东各四次、台北、桃园、台中、彰化及嘉义县市各三次、新北两次。蓝绿各自侧重南、北部,不过,韩国瑜乍看造访次数输蔡英文,但蔡英文是少量多次,每次走访区域不多,韩国瑜则为多量少次,一到就扫全县市,韩营除了与立委联合造势,还会举办座谈、走访产业等,就争取摇摆选票而言,两人皆可再加强桃、竹、苗。

台北市为摇摆幅度最高者,摇摆选票数也位列第一,此区会剧烈摇摆,跟台北市长柯文哲在两次市长选举激活了潜在的摇摆选票有关,也因此冲击蓝绿,据实义系统汇整中选会资料指出,台北市456个里中,2010年市长、2012年总统选举,有324个里皆由蓝营胜出,得票率几乎都过半,但柯文哲在2014年翻转其中269里(2014年民进党礼让柯竞选台北市长,实义分析因此将柯属性归在绿营,2018年列为无党籍)。这269个里就有15万左右摇摆票,其中118里在2018年仍由柯文哲拿下多数,蓝营虽夺回151里,但柯文哲在这151里的平均得票率约四成,蓝营未在其中任何一里取得过半,这意谓台北市泛蓝选票已被柯文哲裂解,也符合国民党2014年得票占选举人数的比例,比2010年骤降10个百分点,而且2018年也未见回升,此外,另有130个里在2018年之前的四次市长及总统选举,由绿营胜出三到四次,但2018年全盘皆墨,由柯文哲拿下,虽主要可归因于弃保效应,但显然柯文哲也已松动绿营基本盘。

值得关注的是,台北市有138个里从2004年到2012年三次总统大选,皆由泛蓝(含亲民党)取得过半,甚至在部分里囊括六成选票,但2014年被柯文哲拿下, 2016年也被蔡英文翻盘,蓝营2016年投票率低是关键之一,但这个「开关」被柯文哲打开到何种程度?则有待持续观察。

高雄市有20.1万摇摆票,占选举人数8.8%,比对自一○年高雄县市合并,五次总统及市长选举的蓝、绿、无党籍得票及投票率,大致得出泛蓝比例占高雄选举人数30%上下、绿营约35%、在蓝绿摆荡的选民约9%,韩国瑜去年在高雄的胜选模式包括极大化蓝营选民2018年投票率比2014年飙升7.1百分点,再排除约2%到3%绿营支持者不愿投票而拉低投票率,因此推断约10%蓝营回归、近23万票,因此摇摆票更关键,上述摇摆票很有可能几乎全摆向韩,造成来回近四十万票差,韩才能胜出。

新竹县、苗栗县一八年的选举人口比○九年成长一五.七%、四.八%,分别位列本岛、非直辖市县市成长幅度第一、五名。跟其他本岛、非直辖市的一九一个乡镇市区相较,新竹县竹北市的选举人口成长三九.二%,高居第一;苗栗竹南镇成长一七.三%,位列第五,有柯文哲的例子在先,意谓若绿营在竹苗两县推出强力挑战者,或有成气候的第三势力异军突起,就有可能从摇摆选票开始掀起全盘的化学变化,换言之,摇摆幅度高,对目前的防守者蓝营是一项警讯,若不能掌握变动的民意,可能面临翻盘。

結果 (簡體中文) 2:[復制]

台湾仍有173万摇摆选民|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决战抢关键摇摆票

根据过去10次总统及县市长大选结果,统计出台湾各县市加总共有173万摇摆选票,这些摇摆票投谁都有可能,并已排除中间偏蓝、偏绿的选民,透过以邻里为最小分析单位找出各县市选民的投票行为,综合考虑选举人口, 得出台北市及新北市有42.4万、台南及高雄有37.5万摇摆票,这项分析打破了历年「划分北蓝南绿、决战中台湾」这样既有的观念。

蓝绿竞选策略也呼应摇摆票所在,绿营喊出要在台北再胜,比2016年的得票率52%+1%,韩营幕僚则誓言要让高雄民众肯定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的政绩,守住高雄,而台北市长柯文哲如何让台北变得如此「摇摆」? 韩国瑜去年在高雄创造翻转大胜的奇迹,摇摆票又扮演什么关键角色? 哪些关键选区在新北市组成了U型线? 桃园市长郑文灿、基隆市长林右昌又将如何集结选区的摇摆选票,助攻蔡英文?

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倒数计时,蓝绿橘阵营都进入冲刺阶段,未表态的中间选民成为选战胜负关键,各项民调统计呈现中间选民约有三到四成,但实义计算出摇摆选票仅约占选举人数九%,是因这些选民的投票行为「不具政党属性」、「 无特定指向」,会在蓝绿或其他选项间摆荡,也就是排除了民调中实际属于「中间偏蓝」或「中间偏绿」的中间选民。

统计至去年九合一选战,台中市有二二一万选举人数,远超过台南市,与高雄市、台北市相近。 但台中市只有十三. 三万张摇摆选票,输给台北市的二十四. 七万、高雄二十. 一万、台南十七. 四万票,新北则有十七. 七万摇摆票,至于彰化县选举人数大胜新竹县及苗栗县,但摇摆票只有九. 三万,落后新竹县的十一. 三万、苗栗县九. 七万,也就是说,传统认为摇摆票集中于中台湾,但事实上是愈往北、南走就愈多摇摆票。

台北、高雄与台中选举人数相近,但台北、高雄各里汇整的摇摆幅度大于台中,相乘后就会得出较多的摇摆票数;新北的摇摆幅度虽输给台中,但选举人数高达三二六万,因此相乘后摇摆票仍较多;彰化的摇摆票输给新竹县、苗栗也是同理, 至于为何台中、彰化的摇摆幅度在二十二县市排十八名、十二名,但过去几次总统、县市长选战仍多次出现蓝绿轮流翻盘;新竹县、苗栗的摇摆幅度在本岛县市排第一、二名,却鲜少由民进党取胜?

此一现象意谓台中、彰化蓝绿基本盘接近,所以即使中间选民较少,一旦在蓝绿间摆荡造成双倍票差,就能成为翻盘关键;反之新竹、苗栗两县由于泛蓝基本盘雄厚,中间票虽多也不足以翻转胜负,换言之,打破传统划分北蓝南绿、决战中部, 具体分析各地的投票行为并综合考虑选举人口,得出南北才是摇摆选票重镇,而且在中彰投以外的摇摆选票高达一四六万票。

寻求连任的台湾总统蔡英文从九月六日至十二月三日到访新北十四次、台北九次、台中及云林各七次、高雄六次、彰化五次。 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自八月在桃园展开起手式(如有跨夜重复计算),到过云林、台南各五次、高雄、屏东各四次、台北、桃园、台中、彰化及嘉义县市各三次、新北两次。 蓝绿各自侧重南、北部,不过,韩国瑜乍看造访次数输蔡英文,但蔡英文是少量多次,每次走访区域不多,韩国瑜则为多量少次,一到就扫全县市,韩营除了与立委联合造势,还会举办座谈、走访产业等,就争取摇摆选票而言,两人皆可再加强桃、竹 、苗。

台北市为摇摆幅度最高者,摇摆选票数也位列第一,此区会剧烈摇摆,跟台北市长柯文哲在两次市长选举激活了潜在的摇摆选票有关,也因此冲击蓝绿,据实义系统汇整中选会数据指出,台北市456个里中,2010年市长、2012年总统选举, 有324个里皆由蓝营胜出,得票率几乎都过半,但柯文哲在2014年翻转其中269里(2014年民进党礼让柯竞选台北市长,实义分析因此将柯属性归在绿营,2018年列为无党籍)。 这269个里就有15万左右摇摆票,其中118里在2018年仍由柯文哲拿下多数,蓝营虽夺回151里,但柯文哲在这151里的平均得票率约四成,蓝营未在其中任何一里取得过半,这意谓台北市泛蓝选票已被柯文哲裂解, 也符合国民党2014年得票占选举人数的比例,比2010年骤降10个百分点,而且2018年也未见回升,此外,另有130个里在2018年之前的四次市长及总统选举,由绿营胜出三到四次,但2018年全盘皆墨,由柯文哲拿下, 虽主要可归因于弃保效应,但显然柯文哲也已松动绿营基本盘。

值得关注的是,台北市有138个里从2004年到2012年三次总统大选,皆由泛蓝(含亲民党)取得过半,甚至在部分里囊括六成选票,但2014年被柯文哲拿下,2016年也被蔡英文翻盘,蓝营2016年投票率低是关键之一,但这个「 开关」被柯文哲打开到何种程度? 则有待持续观察。

高雄市有20.1万摇摆票,占选举人数8.8%,比对自一○年高雄县市合并,五次总统及市长选举的蓝、绿、无党籍得票及投票率,大致得出泛蓝比例占高雄选举人数30%上下、绿营约35%、在蓝绿摆荡的选民约9%, 韩国瑜去年在高雄的胜选模式包括极大化蓝营选民2018年投票率比2014年飙升7.1百分点,再排除约2%到3%绿营支持者不愿投票而拉低投票率,因此推断约10%蓝营回归、近23万票,因此摇摆票更关键, 上述摇摆票很有可能几乎全摆向韩,造成来回近四十万票差,韩才能胜出。

新竹县、苗栗县一八年的选举人口比○九年成长一五. 七%、四. 八%,分别位列本岛、非直辖市县市成长幅度第一、五名。 跟其他本岛、非直辖市的一九一个乡镇市区相较,新竹县竹北市的选举人口成长三九. 二%,高居第一;苗栗竹南镇成长一七. 三%,位列第五,有柯文哲的例子在先,意谓若绿营在竹苗两县推出强力挑战者,或有成气候的第三势力异军突起,就有可能从摇摆选票开始掀起全盘的化学变化,换言之,摇摆幅度高,对目前的防守者蓝营是一项警讯,若不能掌握变动的民意, 可能面临翻盘。





凤凰新闻社【责任编辑   苏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