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新闻社

文章标题: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冒充革命烈士后代横行霸道?

添加时间:2020-04-02 19:16:46

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冒充革命烈士后代横行霸道?

————————————————————————————————————————————————

引言

2019年8月23日,纪念革命先烈的交流会会场被打砸。

2019年8月24日,纪念革命先烈的会场再次遭到多人上门闹事、多人被打……

————————————————————————————————————————————————

 

凤凰新闻社讯【记者 刘韧忠】

几年前,革命烈士后人的数十万元钱先后被骗走(被骗者现已痴呆)。

涉黑、放高利贷、逼得借债人有家不敢回……

编造假材料向政府骗取低保……

以上一连串的违法事件均是一个自称是革命烈士罗屏汉、张瑾瑜嫡孙的人所为,他是什么人?他究竟是不是烈士的后人呢?


微信图片_20200402184546.jpg

被破坏的会议现场

            

2019823日,我社报道了缅怀罗屏汉和张瑾瑜夫妇英烈的英雄事迹,不久,有一名叫彭桂松的联系了我社总部,态度十分强硬的一顿指责。对此,我社总部十分重视,当即通知广东记者与他联系。

当天,记者接到总部指示后立刻打通了彭桂松的电话,彭桂松首先对记者一阵谴责,并责令将登载的文章删除,记者很耐心的解释说:这是一篇宣传红色客家文化的文章,在登载之前,罗荣向总部提供DNA司法与罗屏汉、张瑾瑜夫妻亲缘关系鉴定书,连同二位原生家族一致认可后签名并按了手印的《严正声明》,还有当事人老红军钟亚庆的回忆录,二位英烈各自所在乡、镇政府出示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明》,经我社法务部和编审部严格审核后才予以发表。并提出,如彭桂松能提供与罗屏汉烈士的直系DNA比对的亲缘关系司法鉴定书,再有知情老红军提供的佐证,我们可以考虑给他提名。


微信图片_20200402184509.jpg

张瑾瑜烈士亲侄子张冠刚(中)及夫人陈丽珍(左)证明人罗伟新(右)


微信图片_20200402184523.jpg

左:龚建珠(罗屏汉亲侄子) 右:罗春才(罗氏会馆馆长


当晚,记者看到了彭桂松提供的“证明”后,便说明这些都是从《烈火忠魂》书籍里剪切的一部分,既无法律依据又无科学论证。彭桂松提出可找大坪镇正、副党委书记核实,记者当即纳闷,他为什么指名道姓的要记者去找两位镇党委书记?由于职责所需和对先烈认真负责的态度,记者便亲自前往大坪镇多地进行核实。先后面见了两位烈士的几位亲属,他们不但一致不认可彭桂松与两家有亲缘关系,而且所有纪念罗屏汉、张瑾瑜、以及家族活动都没请过他参加,反而对彭桂松不敢去验DNA鉴定、自称是罗屏汉的嫡孙、靠着大坪镇有关领导做后台,横行乡里招摇撞骗十分愤怒。


图片1.png

彭桂松(拿手机者)带人追打到纪念会现场(赤膊的是目击的村民)


时隔不久,我社接连收到江西、广东等地多名革命先烈后人的投诉,称在2019824日参加“首届东江红色文化交流会”时遭到彭桂松带人打砸会场、围攻发言代表事后,他们曾多次向有关部门投诉要求给个说法,但事已过数月,当地派出所对打砸一事仍无处理迹象,无奈之下他们只得向媒体投诉。我社对此事非常重视,当即指示驻广东的记者进行严格调查。

随后,记者来到大坪镇“首届东江红色文化交流会”会址,从罗氏会馆馆长罗春才、以及事发时在场的群众处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目击群众均反映是该镇领导指派彭桂松带人并带头所为。记者这时想起彭桂松曾指名找两位镇书记调查,顿时感到蹊跷。

2020323日,我社登载了一篇题为《是什么人如此嚣张?竟敢破坏纪念革命烈士的会场?》的文章,主要提及“东江红色文化交流会”会场被砸一事。当天立即引起了社会、以及事发地大坪镇的强烈反响,同时引起了广东省、梅州市领导极大关注,随后,《梅州日报》社记者针对此事亲临大坪镇展开调查。我社决定针对闹事者如此嚣张的当街闹事,公开阻碍红色宣传一事,将对彭桂松的真实身份进行核实。

彭桂松究竟是什么人?彭桂松是罗浮镇人,现为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实验学校(原光耀学校)教师,据调查,在编辑《烈火忠魂——罗屏汉、张瑾瑜夫妻烈士》一书时,彭桂松称当年他的母亲为罗屏汉送饭。(其母于1936年才出生,罗屏汉是1935年7月已经牺牲了,难道他母亲在娘胎里就能去给牺牲者送饭?),利用收集资料的机会将自己捏造的文字编入书中,如此摇身一变,既变成了“革命烈士后代”。

经了解,彭桂松以其是革命烈士后人的名义到处坑蒙拐骗、行凶做恶。

几年前,彭桂松和他的妹妹以开中医、理疗、美容、按摩店为名,先后从张冠刚的侄女张辉玲处骗去了几十万元钱(张辉玲现已痴呆,有多人证明)。

彭桂松给五华县一位收废品的放了高利贷后,逼得借债人至今流落在外地有家不敢回……

几个月前,彭桂松先后打砸了“罗屏汉、张瑾瑜英烈精神研究会”和“筹委会)”会场,并将牌匾锤砸脚踏后扔进垃圾桶里……


图片2.png

记者在调查时,又收到该镇杨亮亮的投诉函及音像等证据,他家在修建房屋时遭到邻家恶意挑事,接着遭一群人破坏并将他及家人打伤,他多次报警,待行凶者清理完破坏的现场逃离后当地派出所方才“赶到”。之后,凶手们追到医院欲继续行凶,杨父及家人还多次受到威胁,他们惧于淫威至今不敢回家,杨先生为此多次向镇领导及派出所投诉,而事过多月仍无处理结果,反遭派出所某领导的辱骂。


图片3.png

杨亮亮(左)、杨父(中)、本社记者(右)


孟子在《孟子·离娄上》中提出的“得人心者得天下,是我们今天所大力提倡的“以人为本”思想的早期曙光。作为该镇的领导、党的干部,难道不懂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吗?我们的国家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的军队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人民子弟兵”,都把“人民”放在其中,党把人民的生命财产和利益放在首位,而大坪镇的领导们对违法乱纪的恶劣行为不但不追责制裁,反而充当保护伞,而为人民又都做了些什么?

当下,全国都在开展反腐倡廉、扫黑除恶运动,而大坪镇派出所对闹事的不管,打人的不抓,难道挂在派出所的国徽只是摆设吗?领导们对彭桂松的行为视而不见,岂不是形同虚设?这是无视人民的呼声,在没有任何科学认证、就凭权利说彭桂松是烈士的孙子?居然公开怂恿他带人阻止红色宣传、破坏纪念英烈会场、打压英烈后代。对这些无视国法、殴打群众之人的行为不但不予以处理,还百般包庇掩饰?其做法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仍在发展中的国情极不相符,已经玷污了党的光辉形象。

彭桂松的所作所为严重的损害了革命先烈的形象,已经构成了犯罪,为了不再让故去的英雄受到侮辱,我新闻社作为颇有影响力的国际媒体,承担着还给梅州“客都”一片净土、为中国革命而献身的英烈们负责的责任和使命,将针对彭桂松究竟是不是英烈的后代,特连同有关部门对彭桂松的真实身份进行核实,一旦查明其假冒行为,将督促有关司法部门追究其刑事责任。


责任编辑 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