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新闻社

文章标题:3万亩鱼塘用水严重污染谁之过? 7万亩稻田的农产品有毒有害,如何救赎?

添加时间:2019-08-04 08:37:42

3亩鱼塘用水严重污染谁之过?

7万亩稻田的农产品有毒有害,如何救赎?

凤凰新闻社讯:记者 魏德强 王秀元 

编者按】水,滋润万物,是维系生命与健康的基本需求,与人们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水是甘甜的,但有时又是苦涩的;水是宝贵的,但有时它又泛滥成灾;一切生物、植物都离不开水,但在一些特别需要水的地方,它却变得那样吝啬,水是清冽的,但在一些地方它却变得污浊不堪!

中国是世界上水污染治理“最活跃”的国家。这句话蕴含了一个令人不愿直视的真相——我国的水污染很严重。那么,我国的水污染现状究竟如何呢?来自央视触目惊心的报道。

为什么我国的水污染这么严重?其主要原因是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的肆意排放。除了生活污水排放不达标,个别企业为追求利润,私排不达标废水之外,国家废水排放标准落后也是一个原因。因为我国仍将废水排放标准着眼于常规化学指标及有限的有机物,即使所有废水全部‘达标’排放,仍可能有大量农药、抗生素、内分泌干扰物等毒害有机污染物进入水中。接下来我们要说的事件就更令人吃惊了!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图片1.png

(图片来自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


2019年1月31日我社接到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八家河渔场江崇武等18名渔民的求助信,反映黑龙江省大庆油田四大企业污水排放致使3万亩渔场水源7万亩稻田污染造成的严重危害不但得不到治理,新的污染危害反而继续呈扩大之势的事实。大庆市生态环境局常年数据作假、欺上瞒下对抗上级检查组。八家河渔场民众癌症呈高发趋势,50万肇源县人民群众急需干净的饮用水。

本社接到求助信深感震惊,江崇武等人所反映的问题已经严重涉及到当地老百姓的生命安全,食品安全和经济利益以及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50万人民群众饮水的民生大问题。决定派记者对大庆油田四大企业污水排放及大庆市生态环境局等机构是否存在违法、违规操作等问题进行深入新闻调查。

历经半年的深入调查走访,记者慢慢的揭开了事情的真相!

 

由来已久的污染。

 

八十年代起黑龙江省大庆油田的四大企业(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大庆石油管理局、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大庆石化分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大庆炼化分公司)就开始大量的排放工业污水,污水通过东、中、西三条泄洪排干渠流入大庆库里泡(库里泡位于大庆市大同区、肇源县及肇州县的交界处(E:124°46′-125°54′,N:45°47′-46°58′),库里泡是大庆市最大的污水蓄水水库。大庆库里泡的污水再次通过人工河——安肇新河流入松花江支流。


图片2.png 

(图1为大庆市五区四县地图、图2为大庆油田排污泄洪西、中、东干渠、

3红色圆圈处为肇源境内的库里泡、图4红色线条为安肇新河库里泡到古恰闸口段)

 

骇人听闻的污染危害。

 

1996年江崇武承包了肇源县八家河渔场,1998年在养鱼过程中,发现不断有死鱼现象,经咨询专家得知,是养殖用水受到污染所致。1998年6月21日、1999年11月、12月肇源县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八家河渔场将水样、鱼样分别送去黑龙江省农业监测中心、黑龙江省流域渔业环境监测站检测,结果为铜、铅、镉、酚超标,渔场水质严重污染,专家称该水质已经不适合养鱼。1999年至2001年渔场发现大量死鱼,并且数量逐年增加,每年减产达到50%以上。江崇武也因此而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图片3.png 

(图片来自2002年大庆中法判决书)


2001—2002年江崇武及八家河渔场十几位渔民将大庆油田四大企业起诉至黑龙江省大庆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大庆中院)。大庆中院于2001年9月24日、2002年4月10日二次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后判江崇武等人胜诉,法院判决大庆油田四家企业停止侵害并对原告的经济损失进行赔偿。

十多年过去了大庆油田的四大企业污水排放及肇源八家河渔场的水质怎么样了?答案可为惊天动地:八家河水域污染更加严重了!大庆油田四大企业不但没有有效治理他们的工业废水,而是在肆意的排放工业废水。在这十几年里江崇武多次向大庆市政府及有关部门反映,但都石沉大海,没有任何部门关注八家河水域污染情况。


图片4.png 

(图片来自2014年农业部渔业环境及水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哈尔滨)的检验报告)


2014年6月,江崇武等人在四大企业的排污口、八家河养鱼场分别提取了水样和鱼样送到农业部哈尔滨检测中心进行检测,结果令人大吃一惊。检测结果显示:水和鱼都出现了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其中汞含量超标最高达200倍、砷最高超标43倍、铜含量超标最高达42倍、铬含量超标最高达3倍。专家告诉江崇武,八家河3万亩水面出产的鱼类都属于有毒有害的农产品,不能食用,如果使用,对人体会造成严重的危害。

八家河水库3万亩水面不但养鱼,同时还承担着灌溉下面3个乡镇7万亩水稻田的任务。2017年7月,当事人将八家河水库附近农田所产的稻米送到哈尔滨检测中心进行检验,结果同样令人大吃一惊。送检稻米中含有砷,同样属于有毒有害的农产品,不但人不能吃,就是喂牲口,也会给牲口造成危害。

检测结果触目惊心,2015年蒋崇武以2002判决同样内容再次将大庆油田四大企业起诉到大庆中院,要求四大企业必须停止侵害,并赔付受灾百姓的经济损失。大庆中院第一次判江崇武等人败诉,江崇武等人上诉到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简称黑龙江省高院);黑龙江省高院组织了有18人参加的勘验小组,对四大企业的排污现场进行了勘验,确认了存在严重污染的事实,黑龙江省高院撤销了大庆中院的(2017)黑06民初15号民事判决,将案件发回到大庆中院重审。

 

图片1.png

(图片来自当事人、大庆中院二审判决书)


图片5.png 

(图片来自当事人、黑龙江省高院民事裁决书)


1986年库里泡的污水通过肇兰新河流入松花江支流后,这个地方就成了癌症高发区。以八家河水库渔场为例,全场职工仅只有205人,可近十几年患癌症死亡的却达到50人。农村没有条件进行健康普查,如果普查,患癌症的人数更多。不知道癌症的高发是否与饮用水受到污染有关联。老百姓反映多次,当地的卫生防疫部门也没有履行职责,调查癌症高发的原因。在残酷的事实面前,面对日益严重的水体污染,老百姓不得不怀疑与水污染有关。

在这三十多年里,肇源县的地表水因受到库里泡的污染,全部不能饮用。肇源县有50万人口,现在全部吃地下水,并且必须是70米以下的地下水,因70米以上的水均含有有毒物质不能饮用。还有很多地方,70米深的地下水也受到了污染而不能饮用,水井必须挖到80米、90米、100米。这是一个人尽皆知的事实。目前肇源县政府正紧锣密鼓的实施“引嫩入肇工程”,即将离肇源县80公里外的嫩江水通过管道引入到肇源县,以提供干净的饮用水。全县老百姓日夜盼望着花巨资引来的嫩江水,因为大家知道,天天都在喝有毒的饮用水啊!


图片6.png 

(图12由当事人提供、图3来自古恰闸口监测站的

监测数据2012年、图4来自2019年送检的数据)


不仅仅肇源县受到水污染,记者还了解到整个松花江下游都受到了严重的水污染,就连松花江边上的省城哈尔滨也不再饮用松花江的水,而是舍近求远的将磨盘山水库的水引进过来食用。

“我的家乡在美丽的松花江上”就要成为一种历史的记忆。

 

 

法院制止污染停留在判决书上

环保举报电话是聋子的耳朵;政府治理污染停留在文件上;

 

2001—2002年江崇武在诉讼的过程中,经调查取证发现大庆环保、监测等机构严重违反环保规定的种种违法行为。大庆中院及黑龙江高院都认定四大企业存在严重污染行为并判令他们停止污染行为,这是司法权对污染行为的的生效判决。但是,法院判决后,大庆中院并没有采取任何强制措施去制止四大企业的污染行为,至今仍然停留在一纸判决书上。


图片7.png 

(图1—2来自2002年大庆中院的判决书、3来自2014

大庆市政府文件图来自2017大庆网报道)


库里泡的污染不但老百姓知道,历届政府的领导也是心知肚明的。2014年,副市长在部门上报市政府的请示报告上明确批复:库里泡的水属于劣五类,不能养鱼、饮用,要立牌警示,并进行治理。2017年,大庆市政府更是高调宣布:财政拿出30亿元治理库里泡污染。可是,这些治理措施都停留在文件上,没有看到任何措施落实到行动上。

大庆市生态环境局按中央的规定也设立了环保举报电话,可这些电话均是聋子的耳朵——摆设。第一次打通电话,回答是知道了;第二次用同样的电话号码打,就再也没有人接听了

政府、法院、环保部门都是国家法律明确授权:保护环境、制止环境污染的机构,看看大庆的这些机构,怎能不令人绝望?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谁在欺骗谁?

 

大庆油田四大企业的污染存在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凡在大庆市常年生活的人都知道。污染排放口的恶臭谁人不知?5米之内根本无法靠近。唯一能反映四大企业真实污染排放数据的机构是黑龙江省肇源环境监测站,该监测站直属黑龙江省环保厅,不归大庆生态环境局管辖,故留有原始的检测数据。

可这个监测站的数据别说对普通老百姓公开了,对律师、法院的法官去调取证据,那也是拒不提供的,理由光面堂皇——这些检测数据属于国际秘密。让人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关乎广大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环保检测数据咋就成了“国家秘密”呢?

据当事人讲,2018年5月30日,中央环保督查组到达大庆市实施环保回头看后,大庆市政府将库里泡的污水排放闸门全部关闭,库里泡超标的污水一滴也不向松花江支流排放。2018年7月2日,督察组离开后的第二天,闸门全开,将严重超标的污水大肆排放。这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知道谁在欺骗谁!


图片8.png 

(图片来自央视新闻和记者拍摄)


中国水污染形式严峻,近年来水污染事件频频发生。据监察部统计,近几年水污染事故每年都在1700起以上。全国城镇中,饮用水源地水质不安全涉及的人口达1.4亿。面对日趋严重的水资源污染,保护与治理已迫在眉睫,近十年来,国家相继颁布多项水资源保护相关政策。但即便如此,每年仍有1/3工业废水和90%以上的生活污水未经处理就排入水域。

对于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八家河渔场及周边的老百姓来说,现在什么样事情最需要改变?标准答案一定是水,他们需要清洁、安全的水。所以大庆油田四大企业、大庆市政府、生态环境局以及相关的政府部门必须行动起来,从源头上解决水资源污染吧!还老百姓一个清洁的水源,为子孙后代留下一条活路!  

渔民、农民不知污染;既使明知农产品不能食用,为了生计仍然销售、食用———令人心寒的残酷事实。

3万亩鱼塘用水严重污染谁之过?7万亩稻田的农产品有毒有害,如何救赎?本社将持续关注事态的发展。

 

凤凰新闻社【责任编辑 王永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