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新闻社

文章标题: 招标工程,私下发包,巨额资产去向不明,受害人损失巨大

添加时间:2018-09-20 07:09:03


 招标工程,私下发包,巨额资产去向不明,受害人损失巨大

    

凤凰新闻社讯【记者 王胜君】



       近日,记者接到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投诉,反应河北省任县卫生局违反国家强制性法律规定,对政府招投标工程——河北省任县人民医院门诊医技楼和河北省任县人民医院住院楼工程,违反法律规定,与石家庄建工集团以明显低于施工成本的价格,签订私下施工协议,给实际施工人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造成惨重的经济损失,公司经营至此无法维计。时过几年,责任人任县卫生局对受害人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巨额损失至今不予赔偿,且责任人未受到任何法律追究的问题。记者接到投诉后,随对此事进行了实际调查,发现投诉人所反应的问题真实,任县卫生局涉嫌严重违法。


      暗箱操作,违法签约

      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献忠反应:根据邢发改委【2009】192号邢台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河北省任县医院病房楼建设项目建议书(代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任发改审批【2010】28号,任县发展改革局关于河北省任县医院迁建工程项目建议书(代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任【2010】15号任县卫生局关于成立任县医院改制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任卫【2011】58号任县卫生局关于成立任县人民医院筹建处的通知规定,同意建设任县医院病房楼项目;建设单位:任县医院;项目建设总投资25000万元;总建筑面积47300平方米;主要建设内容:建设门诊楼医技楼,住院楼,行政办公楼,生活楼各一栋,购置安装各类设备280套;建设期限:2009年9月——2011年12月;按国家法律规定开展项目设计、招标等工作。

     2012年4月16日,任县医院筹建处与石家庄建工集团私下签订关于住院楼、医技楼的《任县人民医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各一份,约定:包工包料,单方造价一次性包死,原发包方招标时提供的工程量清单及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所报价格不再作为合同价款。双方私下约定的合同建设价格明显低于合同规定的建筑招投标价格,两者相差2000多万元。


      欲盖弥彰,侵吞国家资产

     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献忠介绍:任县卫生局明知其私下签订的医院建设施工合同无效违法,为掩盖其违法行为,于2012年5月18日河北省任县医院与石家庄建工集团经过招投标签订关于住院楼、医技楼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各一份,以此对外来掩盖其在此之前即2012年4月16日所签订的私下施工协议。实际施工人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工程中标单位石家庄建工集团以中标合同为依据签订该工程分包协议书,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在石家庄建工集团的直接管理下,对该工程进行实际施工,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上交石家庄建工集团1%的工程管理费。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按合同约定进场施工,并按合同约定实际履行完成了施工方的合同义务,但任县卫生局及石家庄建工集团违反施工合同,拒绝按招投标合同规定向其支付工程款。

       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将此案诉至河北省邢台市中级法院,要求河北省任县医院及石家庄建工集团向其履行招投标合同约定的付款义务。在本案诉讼前,石家庄建工集团将任县医院等几名被告起诉至邢台市中级法院,要求邢台市卫生局、医院履行双方所签订的招投标合同的付款义务,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要求以独立请求权第三人的身份参加本案诉讼被拒绝,不得已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将此案在邢台市中级法院另案起诉,诉后要求合并审理又被拒绝。至此,基于同一个诉讼标的而产生的经济纠纷,在邢台市中级法院被人为的割裂成两个诉讼案件,出现了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诉河北省任县医院和石家庄建工集团的欠款纠纷案件的审理,必须待石家庄建工集团诉河北省任县医院欠款纠纷案审结后,才能出判的法律后果。邢台市中级法院于2016年12月8日做出(2016)冀05民初3号民事判决书,认为任县医院筹建处与石家庄建工集团所签订的私下合同,即2012年4月16号的任县人民医院建设施工合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第43条的规定,因此二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和二份《河北省任县人民医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均为无效合同,即私下所签合同和招投标合同均被判无效。

      对于施工工程款的支付数额问题,邢台市中级委托检定机构做出了检定,检定机构依据上述两份施工合同做出了两种不同数字的检定结论,依据上述私下合同约定工程单价的鉴定结果为43169537.00元,依据上述招投标备案合同清单报价规定的工程造价鉴定结果为  66108469.00元 ,二者相差两千多万元。邢台市中级法院采用了上述四千多万元的鉴定数字,即其虽然否定了上述私下合同的法律效力,认定为无效合同,但在确定施工合同工程款数额的问题上,又完全采用了此私下合同的约定内容。邢台市中级法院及河北省任县医院、卫生局为达到彻底掩盖其违法行为侵占实际施工人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施工工程款的目的,在邢台市中级法院上述判决书尚未生效在上诉期限内,与石家庄建工集团、河北省任县医院等四方于2016年12月23日签订“和解协议书”,付款方一次性支付给石家庄建工集团工程款24500000元,石家庄建工集团认同邢台市中级法院的此判决效力,放弃对本案判决的上诉权,自此不再向河北省任县医院、任县卫生局主张索要工程款。但令人费解的是,邢台市中级法院的上述判决所确定的工程款最后应支付数额为10275887元,而河北省任县医院、任县卫生局与石家庄建工集团的和解协议书约定的支付数额为24500000元,即和解的支付数额比之邢台市中级法院的判决数额多出1422.4113万元。根据该工程的性质可以明显看出,该工程为政府招投标工程,全部财政拨款有其严格的工程预算,那这随意多出来的一千多万元工程款的支付,又从哪里支出呢?任县卫生局先是置国家强制性规定的招投标法于不顾,与石家庄建工集团以任县医院筹建处的名义私下签订施工合同,法院判决后,又与案件当事人石家庄建工集团签订私下和解协议,付款数额超出法院判决一千多万元,擅自决定向石家庄建工集团多支出工程款一千多万远。国家所赋予的党政机关神圣的法律权力与责任,在任县卫生局这里演变成了随意性的私下出卖行为。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其动机和目的,任县卫生局的这种反常行为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不得而知,但其行为所造成的直接后果是:损害了工程实际施工人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财产权益,致使其两千多万施工款的诉讼主张权利被剥夺。因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同一个诉讼标的争议案件,不得做出两份以上不同的法院判决。如上所述,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石家庄建工集团、县任卫生局、河北省县任医院的建筑合同纠纷案,本应与石家庄建工集团诉任县卫生局、河北省任县医院的建筑合同纠纷案件合并审理或以独立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但却被邢台市中级法院法官人为的分成了两个案件,致使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石家庄建工集团、任县卫生局、河北省任县医院的建筑合同纠纷案的审理无法进行,只有待石家庄建工集团诉任县卫生局、河北省任县医院的合同纠纷案件判决结果出台生效后,再行审理。且这种审理,对于案件的焦点:工程款的决算依据及数额多少,不能再对其进行质证、抗辩,直接引用上述判决书内容即可,这就等于完全剥夺了司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核心的诉讼主张权。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对上述判决3号判决做出了再审决定书,详见“(2018)最高法民申3440号”再审案件受理通知书和“(2018)最高法民申3486号”最高法院受理通知书。对明显违背事实,侵害投诉人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合法权益的3号判决书决定再审撤销。


    政府工程财政款打水漂,医院建筑设施烂尾荒弃

   根据邢台市发改委、任县发改局、任县卫生局的上述批文精神,任县医院的工程性质为政府招投标工程,项目建设投资款来源为中央国债资金和县财政配套资金,工程期限为两年多。但该工程因上述矛盾纠纷,至今没有彻底完工,没有完成内部装修,无法投入使用。整栋大楼在荒野中默然矗立,任县人民政府拨专款解决任县百姓方便就医的政举,因上述问题而流产,石家庄英杰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也被拖入举债维坚施工停滞的凄惨境地。2018年7月4日河北省任县人民医院对本案诉讼标的——“河北省任县人民医院”对外进行了公开招投标,中标价1.7925亿元,资金来源财政拨款,招标单位单位:河北省任县人民医院,由此印证了“河北省任县人民医院”建设工程的政府性质及任县卫生局、河北省任县人民医院对此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本社对此事件的处理将持续予以关注!

     

        责任编辑 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