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新闻社

文章标题:16个省空降“金融副省长”:密集任命背后,有何深意?

添加时间:2019-11-01 21:38:46

16个省空降“金融副省长”:密集任命背后,有何深意?

凤凰新闻社讯      来源:新商道咨询

不久前,中国农业银行原副行长蔡东被任命为吉林省副省长。他并不是个案,而是今年任命的第6位来自金融系统的副省长。如今,全国已有约一半的省级政府配备了“金融副省长”。

“金融副省长”,再次被推到聚光灯下。外界给这一部分官员贴上一个群体标签——他们一般出自银行类金融机构或监管机构,在金融系统历练多年后,被地方委以重任。

随着近年来实体经济增速放缓,中国金融业积累的风险开始显现。中央如此密集布局传递了什么信号?这些空降的“金融副省长”有哪些特点?他们又将如何承担使命,搞活地方经济?


编 辑:鲁一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金融副省长”正成为各省市“标配”,成为政坛生力军。

 

自2018年起,除了在原有的常态化干部交流机制外,中央开始频繁从金融系统抽调高级干部“空降”省级政府,短短两年内,13位“金融副省长”亮相。

 

如今,全国已有16个省级政府(包括四大直辖市)配备了“金融副省长”,约占全国省份数量的一半。

 

16位“金融副省长”的5个特点

1.jpg

现任“金融副省长”一览表

 

值得注意的是,此表格中不含欧阳卫民,在2018年1月担任广东省副省长之前,他在央行系统工作了约20年,近期(10月24日)回归金融圈,履新国家开发银行行长。

 

这16位来自金融系统的副省长的群体画像有以下几个特点:

 

1.金融履历丰富

 

细数工作履历,16位“金融副省长”都在金融系统历练十余年甚至三十余年,拥有丰富的金融工作经验。


他们赴任地方之前,几乎均担任过五大行的副行长,或者在金融监管部门任职多年,其中3人来自中国证监会、13位来自央行或国有五大银行。这些来自金融系统的副省长不少有跨行任职的经历,或担任过多地分行行长。而光大银行行长葛海蛟今年9月出任河北省副省长,开辟了股份行行长升任副省长的先河。


2. 地域上均衡布局

 

从近两年中央“配齐”“金融副省长”的路径来看,先是江浙和四个直辖市等金融发展较好的地区,然后逐步向中西、东北、西南地区拓展,覆盖四川、辽宁、贵州等省,开始尝试啃“硬骨头”。

 

如今,既有在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等东部沿海经济大省,要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也有在辽宁、吉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担起金融助力东北振兴重任,还有在山西、四川、贵州等中西部地区,谋划崛起之势。

 

3.年轻化

 

和以往省级副职官员相比,这些“金融副省长”以“65后”居多,其中还有6名“70后”,年轻化的趋势非常明显。这在省级干部群体中并不多见。

 

目前,全国一共只有11位“70后”副省长,金融系统出身的就占了6席。1972年出生的重庆市副市长李波是年龄最小者,今年只有47岁。

 

4.高学历

 

从履历看,这些“金融副省长”普遍毕业于名校,拥有高学历,其中9人是经济学博士,甚至不乏海外名校毕业的亮眼“学霸”。

 

唯一的女性郭宁宁来自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李波拥有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哈佛大学法学院职业法律专业博士学位。还值得关注的是,其中两位曾经是大学教师。

江苏省副省长王江,曾于1992年-1999年担任山东经济学院财金系副主任、副教授;云南省副省长陈舜,曾于1988年-1991年担任云南财贸学院教师。



5.国际化

 

值得一提的是,有数名“金融副省长”曾有海外学习、工作经验。

吴清在上海财经大学读完本科之后,又获得了英国剑桥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殷勇在获得清华大学的自动控制和企业管理双学士后,赴哈佛大学取得了公共管理硕士学位;李云泽曾赴美参加美国银行跟岗培训。



此外,大多“金融副省长”具有丰富的国际经历。《中国新闻周刊》做了一个统计:

葛海蛟曾任农行新加坡分行总经理,后任农行悉尼分行海外高管;郭宁宁曾任中国银行香港分行行长和新加坡分行行长等职;殷勇更是曾任中国投资公司(新加坡)总经理,并在国家外汇管理局供职多年。

 


随着中国在金融国际化领域的不断突围,拥有海外经验的金融系统人士任职地方,更利于地方政府扩大金融开放,开拓国际视野。


经济转型下的“救火队长”

 

“金融副省长”为何此时密集布局?


在2018年之前,金融系统官员到地方任职,大多在地市级政府,鲜有省级政府。此前,省级层面最有名的“金融省长”当属郭树清。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金融副省长”密集出现是中国金融深化改革的要求。其大背景则是中国在转型过程中,高质量发展所面临的结构性矛盾。

 

随着近年来实体经济增速放缓,中国金融业积累的风险开始显现。全国来看,金融业内部的资金空转严重,企业部门尤其是国有企业的杠杆率高企。地方层面,隐性债务不断膨胀,债券违约、P2P乱象考验着地方政府的协调处置能力。在市场人士看来,这些问题亟待有专业能力和市场经验的金融专才参与处理。

 

舆论认为与其说“金融副省长”是中央对地方金融发展的加码,毋宁说其角色堪比“救火队长”。

 

上一篇:科技产业助推职工群众拔穷根 实现青山绿水“淌”金银——吉林省天桥岭林业有限公司产业脱贫致富纪实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