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新闻社

文章标题:【吉林汪清】用心用情真扶贫 小河涌动大河满

添加时间:2018-12-28 12:05:20

【吉林汪清】用心用情真扶贫 小河涌动大河满

凤凰新闻社讯      来源:中国改革报【记者 付朝欣】

1.jpg

用心用情真扶贫 小河涌动大河满


——国家发改委定点帮扶吉林汪清脱贫攻坚纪实

白山黑水,一汪清流。驱车从吉林省延吉市向东北方向行驶约84公里,便来到了“边陲小城”汪清。这里距离俄罗斯40公里,距朝鲜18公里。

汪清县县名源于女真语,本音“旺钦”,即“堡垒”之意。改革开放以前,由于交通闭塞,人们的思想也长期禁锢在以农业为主的传统生产模式“堡垒”里,县域经济发展远远落后于周边地区。1993年,汪清县被列为国家级贫困县。

2003年,汪清县被确定为国家发改委定点扶贫县。15年来,国家发改委在梳理发展思路、制定发展规划、加大资金投入、推动项目实施以及下派挂职干部等多方面,对汪清县给予了大力支持和帮扶,有力地促进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

在汪清县开展定点扶贫工作以来,国家发改委为汪清县带来哪些变化?汪清县能否按计划在2019年把“贫困县”的帽子摘掉?扶到点上,更要帮到根上,汪清县如何解决后续发展的可持续性问题,为脱贫攻坚谋划更加稳定的长远之计?

上下同心  凝聚合力

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化解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重点工程。党的十九大报告做出了“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的庄严承诺。
  作为宏观管理和经济综合协调部门,国家发改委一直把脱贫攻坚摆在突出重要位置,加强统筹协调、强化顶层设计、完善政策体系、加大投入力度。定点帮扶河北灵寿、吉林汪清、广西田东3个县的扶贫工作,早已成为全委扶贫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发改委党组书记、主任何立峰多次强调,各司局和直属单位要扎实开展好结对帮扶、挂职帮扶、捐赠帮扶、业务指导等工作,切实支持这3个县加快脱贫攻坚进程。


3.jpg

2018年6月22日至23日,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副主任林念修带队赴汪清开展定点扶贫工作专题调研,看望慰问当地贫困群众。

(来源:国家发改委网站)



今年6月22日~23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带队赴汪清县,就长吉图规划实施和边境地区高质量发展等开展专题调研,督促指导汪清县结合实际精准实施各项重点扶贫工作。在看望慰问国家发改委在汪清挂职干部时,林念修殷殷嘱托,“要扎根基层,勤勉工作,扑下身子抓扶贫,用心用情用力帮助汪清加快发展步伐。”

脱贫攻坚是一场战役,要确保决战决胜,须上下同心,形成强大合力。自从与汪清县在定点扶贫方面“结对子”以来,国家发改委先后有100多位领导干部赴汪清开展专题调研,30位优秀干部进驻汪清开展帮扶工作,综合司、基础司、就业司等11个司局与汪清11个贫困村开展“结对共建”活动。就连机关广大干部职工自发的消费扶贫行动,也在不断接续和壮大扶贫力量,涓涓细流汇聚成河海之势。

在记者前往汪清采访调研之前,密集地参加了两场跟汪清县脱贫攻坚有关的研讨和讲座——11月13日,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召开吉林汪清县脱贫攻坚和经济社会发展战略政策研讨会;11月14日,国家发改委举行“周三大讲堂”——“基层干部谈脱贫攻坚”系列讲座第2讲“汪清专题”。

思路决定出路,扶贫先要扶智。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是直属于国家发改委的一家有水平、有特色、有影响力的高端智库。今年7月,该中心理事长、首席经济学家李铁带队在汪清县开展专题调研,调研组在调研报告的基础上,无偿为汪清县编制了脱贫攻坚和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策划。上述研讨会就是通过“会诊”的方式,提高战略策划的科学性和可操作性。

不只是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各司局和直属单位主动承担、积极行动,不断加大赴汪清调研的频度和深度,以及对口帮扶的力度,出真招、动真格,下真功、见真情。大家不仅仅停留在“访贫问苦”,更加注重结合汪清县的实际情况,与汪清干部群众共商脱贫之策、共谋发展大计。

汪清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卢立国对此深有感触。“国家发改委的干部普遍有着高学历、高站位、高视野,他们到汪清来挂职或者调研,对我们来讲,就是一种智力扶贫,能够帮我们发现问题、认识优势、理清思路、找到出路,帮助汪清县编制《汪清县脱贫攻坚战略规划》。”

在“周三大讲堂”——“基层干部谈脱贫攻坚”系列讲座“汪清专题”上,和卢立国“搭伴”的另一个主讲人是国家发改委社会司“80后”干部王达,他曾挂职汪清县东光镇党委副书记、副镇长,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

一日汪清行,一生汪清情。当挂职干部以一个汪清人的心态投入到工作中去,挂职期满时,汪清早已成为他们的第二个“家乡”。记者在汪清县采访时,通过跟他们挂职期间有工作往来的汪清干部交谈了解到,很多干部还在时时牵挂着县里的发展变化,对汪清县的帮扶并没有因为挂职结束而终结。大到持续跟进对接支持服务汪清县的重点项目,小到定期资助贫困小学的孩子们,再小到在社交平台推广当地的农产品,带动亲朋好友消费扶贫。

今年是脱贫攻坚承上启下的关键之年,国家发改委从严从实压茬推进定点扶贫的举措更加坚实有力。记者从国家发改委人事司了解到,今年10月,国家发改委一次性选派6名干部到汪清挂职。目前,共有9名干部在县里挂职,其中3人担任副县长、3人担任发改局副局长、3人担任乡镇副镇长,组成了15年来“阵容最豪华”的挂职团队。

10月22日,6名新挂职干部正式到汪清县“报到”,新老挂职干部通过座谈会进行“接力棒”的传递。王达等5名已在汪清挂职的干部畅谈挂职期间的体会,并就如何进一步做好工作交流心得。新挂职的干部们纷纷表态,在今后的工作中将认真履职、主动作为、大胆创新,不断提高自身的工作能力和综合素质,为汪清的发展做出贡献。

2018年挂职干部领队常健,来自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体管所,现任汪清县副县长,协助分管扶贫工作。常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和前几批挂职队伍相比,我们现在的力量明显加大了,既有在县政府的,也有在发改局的,也有在乡镇的。而且挂职干部来自于不同的司局,专业背景也不一样,相信可以形成很好的合力。”

相比于另外2个定点扶贫县,汪清县脱贫摘帽的时间相对最晚——灵寿县和田东县今年年底就能实现脱贫摘帽,而汪清县要到2019年。

“从我们前期了解的情况来看,汪清县如期脱贫摘帽,困难不是特别大,后面大量工作是在完成脱贫攻坚之后,怎么巩固脱贫成果,如何和乡村振兴衔接好,这是更有挑战的事情。”来自国家发改委财金司的干部严畅,现在汪清挂职县委常委、副县长,他这样分析未来一年挂职的工作重心。

夯实基础  增强后劲

久困于穷,冀以小康。汪清县目前已脱贫5373户9323人,还有贫困人口5305户8719人,贫困发生率8.9%。虽然汪清县脱贫攻坚取得了阶段性进展,但在全国脱贫攻坚的大目标下,汪清县脱贫攻坚任务仍然十分艰巨。仅从“贫困发生率”这一指标来看,汪清的数据是8.9%,远高于3.1%的全国平均水平。

汪清县地处少数民族边疆地区,农村人口特别是朝鲜族、年轻人外出务工较多,常住人口多是老弱病残等留守人员。“现有贫困人口中,因病、因残致贫的比例占比高达83%,这部分群体基本没有劳动能力,只能依靠保底分红形式增收脱贫。”汪清县扶贫办主任宋学忠说。

东光镇东兴村村民王淑花,78岁,患有脑梗,是已经脱贫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但身体各方面原因,老人很难通过劳动获得持续性的收入。翻开她的扶贫手册,“资产收益扶贫分红收入”一栏,写着1730元。其中,1000元来自镇里的花卉大棚收入分红,另外730元来自县里最大的普惠性扶贫项目——光伏扶贫项目。

2.jpg

光伏扶贫项目所在地——百草沟镇牡丹池村,一块块瓦蓝的光伏板汇聚成蓝色的“海洋”。

中国改革报、改革网记者 李韶辉 摄

记者随后来到光伏扶贫项目所在地——百草沟镇牡丹池村,一块块瓦蓝的光伏板汇聚成蓝色的“海洋”。

“目前,130MW集中式光伏发电项目可以实现年扶贫收益1500万元,持续受益20年,为我县贫困人口脱贫提供长期稳定收入。”汪清县发改局局长邹继权亲历了光伏扶贫综合产业项目建设的全过程,“集中式光伏发电指标的获得,离不开国家发改委的支持帮助,挂职干部在其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当时国家发改委就业司干部郑金花在县里挂职副县长,积极协调沟通,使这个项目成功落地。”

项目运行一年多来,当地没有安于光伏产业单一发电的模式,不断思考如何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很多地方光伏设施农业具有丰富的板下种植经验,县里也在谋划加强光伏产业与农业、旅游业的结合,通过光伏+的形式与其他产业发生良性互动,扩大项目收益。”汪清县发改局副局长徐洪涛说。

产业项目是贫困户增收致富的有效途径。贫困群众要彻底拔穷根,不能单单只依靠国家各项兜底保障政策,必须要有产业支撑,激活自我“造血”功能。“汪清县以扶贫资金为支点,撬动各项产业快速发展,农民增收也有了产业依托。”邹继权告诉记者。

汪清县是全国闻名的“黑木耳大县”,9.8万农村人口中有近4万人从事木耳相关产业,黑木耳栽培总量达到6.5亿袋,产量4.75万吨。“汪清县黑木耳栽培历史悠久,群众基础非常好,经过深思熟虑,我们选择将黑木耳作为带动汪清长久富裕繁荣的主导产业来培育打造。”卢立国介绍说,目前,汪清县很多乡镇都用扶贫资金建设菌包厂,将收益分给农户用于脱贫攻坚,仅是黑木耳产业,就直接带动9000余名贫困人口人均增收1000元以上。

天桥岭镇,是汪清县黑木耳产业发源地和木耳强镇,已形成了菌包生产、木耳加工、菌包回收的全闭合产业链,其特色产业的发展是汪清县产业扶贫的一个生动缩影。

“我们企业原来是林业局的型材加工厂,去年天桥岭镇给我们投入300万元的扶贫资金,再加上自筹一块,转型上马了菌包生产线,效益非常好。”汪清百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永江说,公司不仅给天桥岭镇从事黑木耳生产的贫困户提供优惠和技术支持,还增加了近百个就业岗位,人均日工资达到150元以上。同时,企业大力发展农闲经济,积极鼓励贫困户利用农闲时间“见缝插针”灵活就业,增收的门路多了,“猫冬”的人也少了。

除了本土企业转型,也有外地的企业看中汪清黑木耳产业的机遇前来投资设厂。富森生物科技集团是一家来自大连的自主研发食用菌生产设备的企业,也是东西部扶贫协作的一个典型项目。

2017年3月,汪清县与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成为东西部对口扶贫协作城市,为汪清县发展扶贫产业注入了新的动力。今年,宁波安排4942万元援助汪清县14个与黑木耳相关项目,富森生物科技集团就拿到了宁波提供的400万元的资金支持。

“我们有8台自动化程度非常高的机器,日产黑木耳5万袋。”公司总经理李洪山对记者说,公司现在可以带动天桥岭镇天平村的贫困户就业增收,同时,第一年就拿出6%的收益给贫困户分红。

扶贫路上,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汪清县坚持把产业发展作为贫困群众增收致富的重要途径,立足资源优势和产业基础。2017年累计谋划实施产业项目197个,年扶贫收益2800万元,现行标准下可带动全部贫困人口人均增收1500元。扶贫资金在产业发展过程中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既可以实现就业增收,又能拉动当地农业产业化发展,增强当地经济实力。

3.jpg

2018年11月19日,记者与国家发改委派驻汪清县的新一批挂职干部座谈。右一至右六分别是:龚琦、严畅、常健、王胜民、申子航、王征。

 中国改革报、改革网记者  李韶辉  摄

对于近年来汪清县农村产业的发展,国家发改委的挂职干部有“喜”也有“忧”。在农民增收方面,喜在脱贫有保障,忧在致富缺动能;在农业发展方面,喜在单点已突破,忧在体系未成熟。

规划司90后干部龚琦现在大兴沟镇政府挂职副镇长。“一个镇有几个龙头企业带动,就会成为经济发展比较好的一个镇。需要用市场化手段招商引资,既要规范政府行为不‘越位’,也要主动对接服务不‘缺位’,把龙头企业吸引过来。”

“县里抓木耳产业是抓对了,木耳对农民增收帮助很大。”投资司王征也是今年新挂职的年轻干部之一,在汪清县百草沟镇政府任副镇长,他对县里重点发展木耳产业表示认同,“未来还需要在销售和品牌包装上花些功夫。”

价格司申子杭是挂职队伍里的另一位90后,现任天桥岭镇副镇长。在他看来,汪清县的木耳由于品质好,并不愁卖,与一些地方大力推动农产品“触网”以增加销量不同,汪清县农产品“触网”更多是要打出品牌,把农产品价值更多地留在农户手中。

虽然刚到任1个月,新挂职的年轻干部们就开始思考汪清县如何在脱贫摘帽后谋划更长远的发展。今年,国家发改委对挂职干部提出了更加严格的硬性要求,其中一项是:每人每季度需要提交1份高质量的调研报告。相信有了扎实的调研基础,这些挂职干部一定能结合汪清县的实际情况,访民情、听民意、解民忧,为助力脱贫攻坚和长远发展出实招、办实事。

多点开花  富民强县

谈及汪清县的长远发展,卢立国总是会意味深长地用“小河涌动大河满”这7个字阐释“富民”和“强县”的关系,“强县是重要的,但富民要摆在第一位,可以藏富于民。”

就汪清的县情而言,一产是富民产业,而木耳产业是全县第一产业中的主导产业。针对“产业水平初级,缺少精深加工”的现状,汪清县北耳(黑木耳)现代农业产业园应运而生。园区通过强化“龙头企业+基地+市场+农户”经营模式,积极构建完善黑木耳产业体系,促进产业不断提质增效。

“汪清的黑木耳一定是要树品牌的,这是我们的短板。”吉林汪清北耳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王斌原先在汪清县特产局工作,是食用菌领域的专家。王斌说,公司创立的初衷是想要逐步完善黑木耳产品的精深加工,提高产品附加值。

“汪清除了木耳大规模外销以外,绝大部分农产品就在本地销售。”基础司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处处长崔鹏,2014年~2015年在汪清县挂职副县长,挂职1年的时间跑遍了9个乡镇的140个~150个村。在他看来,汪清县高质量的农产品需要打响“精”字招牌,提升产品附加值。

一边是蒸蒸日上的黑木耳产业,另一边是美丽乡村建设正在如火如荼。改善农村生活环境,美化村容村貌、完善基础设施成了汪清县打好脱贫攻坚“漂亮仗”的重中之重。

走进东光镇明月沟村,道路干净整洁,屋舍俨然,朝鲜族民俗歌舞跃然墙上……汪清县共有200个行政村,朝鲜族文化、山水风光、特色农业、抗日记忆、古遗迹遗址等资源一应俱全,具备打造成为集自然观光、休闲度假为一体的旅游胜地的潜力。

“这里森林覆盖率近90%,空气质量非常好。现在国内缺少高素质的、安静的度假中心,未来可以把汪清打造成修身养性的度假地,不一定要做成人流量非常大的景点。”王胜民是价格领域的“老兵”,现在汪清挂职县委常委、副县长,此前在国家发改委价格司从事旅游价格管理工作。

“第三产业是未来最具潜力的产业,也是对其他产业融合作用最大的产业。”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规划院战略所所长杜澍,今年7月赴汪清做过专题调研。杜澍认为,旅游、文化、电商三个点之间存在着紧密联系,汪清县处于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核心区,可以尝试借鉴日本熊本县的文化营销模式,利用东北虎豹的形象打造一个像“熊本熊”一样的互联网IP。

<p style="margin-top: 0px; margin-bottom: 1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