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新闻社

文章标题: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林嘉騋:傲人的“中国经验”

添加时间:2018-09-27 19:31:53


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林嘉騋:傲人的“中国经验”

  

凤凰新闻社讯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文/本报记者 王慧峰


1.jpg

林嘉騋


2.jpg

上世纪八十年代,湖北恩施农校的师生们到农村进行科技扶贫,教授农民农业技术。 (资料图片)


3.jpg

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来到山西省夏县驻庙前通峪村特困户仝青焕(左)家中,送去慰问品与药物。仝青焕患有强直性脊柱炎导致残疾,丧失劳动能力。疾病是许多农民家庭致贫或返贫的重要原因。 本报记者 贾宁摄 图片来自网络

摆脱贫困,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梦寐以求的理想,是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基本权利。

曾经,中国是世界上贫困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中国有7亿多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成为世界上减贫人口最多的国家,在率先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同时,为世界减贫事业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政策文件中罕见地出现了“贫困”二字,摇摇欲坠的土坯房,黑黢黢的屋内几乎家徒四壁……想起十几年前在太行山革命老区农村看到的那一幕幕,林嘉騋至今难忘。如果不是人生的跑道转向扶贫开发,他恐怕没有机会见识大山深处的贫困。

自幼生长在大都市的林嘉騋,前半生的足迹历经大学、研究所、政府机关、外贸公司,即便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艰苦的生活也没有令他那样触目惊心。更让他感到心头发紧的,是山村里人们那茫然的眼神。

十几年过去,林嘉騋故地重游,还是那群山,还是那些村庄,人们的生活却早已地覆天翻。当地人用最隆重的秧歌锣鼓欢迎着宾客,腰间高高扬起的红绸仿佛象征着现在红火的日子,那些黑黝黝面庞上淌着的欢笑写满了对未来无限的希望。

“站在这一新的历史节点回望,我国扶贫开发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虽已卸任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一年多了,但林嘉騋对扶贫工作的关注从未停止。在他看来,40年来独具中国特色的扶贫开发,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中国奇迹。

贫穷,文明社会的顽疾。消除贫穷,是执政党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使命。但是,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到1978年改革开放时,我国仍有2.5亿人处于尚未解决温饱的贫困状态。政府也没有专门的扶贫机构和制度,虽然存在扶危济困的行为,但没有上升到国家意志的高度。

直到1984年,邓小平明确指出:“现在农村还有几千万人温饱问题没有完全解决。”林嘉騋认为,这为在全国范围内发起有组织、有计划、大规模的扶贫开发提供了依据。就在这一年,中央划定了18个需要重点扶持的贫困地带,国务院还颁布了《关于帮助贫困地区尽快改变面貌的通知》,政策文件中罕见地出现了“贫困”二字。直到1986年,国务院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成立,中国式“有组织、有计划、大规模的农村扶贫开发活动”拉开序幕。

1994年,著名的《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出台,开篇第一句出自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时的论断:“社会主义要消灭贫穷。”这一口号无疑是正式向贫穷宣战。

“这是中国扶贫政策的一个关键节点。”1996年,第一次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在林嘉騋记忆里,之后的很多扶贫政策都是从这次会议之后出台的,比如鼓励企业、社会组织参与扶贫等。

中国扶贫开发规模之广、难度之大,绝无仅有;而取得的成果之大,也足以载入人类发展史册。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农村从普遍贫困走向整体消除绝对贫困。中国的农村贫困人口从1978年的7.7亿人下降到2017年的3046万人,贫困发生率从97.5%下降到3.1%,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累计减贫6853万人,消除绝对贫困人口2/3以上,为世界减贫事业提供范例,作出贡献。

这些世界减贫史上的奇迹是如何创造出来的?林嘉騋认为,在中国,扶贫不仅是小规模的、社会化的生活救济,而是成建制、有计划、有组织的国家行动。无论是扶贫资源的动员和调配,还是具体项目的实施和推进,带有强烈“政府主导”色彩的扶贫模式,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的充分发挥,是中国实现快速减贫的重要原因。“中国能在消灭贫困、全面建成小康的道路上突飞猛进,这样的历程有力地证明了减贫根本动力是发展。”林嘉騋感叹道。

一双绣花鞋,一个产业

在林嘉騋珍藏的无数张相片中,有一张很是特别:画面里,一个70多岁的小脚老太太坐在石凳上,身旁摆着几双精巧的绣花鞋。老人嘴角微翘,望向镜头的眼神满是恬淡。

这是十几年前林嘉騋出差云南西双版纳时偶然拍下的。那一刻,照片中的老太太还不知道,不久后的将来,她和全家人的生活会因身旁的那双绣花鞋发生巨变。

78元——时至今日,林嘉騋依然清楚地记得老太太所卖绣花鞋的价格。鞋子精致漂亮,老太太一分钱都不肯让,“这可都是我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后来林嘉騋了解到,做鞋子并不是老太太闲来无事的消遣,而是家里重要的收入来源。最终,林嘉騋和别的游客将老人的绣花鞋全部买了下来。

后来的故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和林嘉騋一同买鞋的游客中有一对旅欧的华人夫妻,回去后他们将从云南带回的手工绣花鞋当作工艺品摆在了客厅,没想到被一位到访的朋友看中并以1000欧元的高价买走。这对夫妻久久才从惊诧中回过神来,随后赶忙回到西双版纳找到了那位老太太,动员她和村子里的妇女们都做起了绣花鞋,然后卖到欧洲。

再后来的故事便是皆大欢喜。一双小小的绣花鞋形成了一个产业,一个产业又带动一个村子乃至周边脱贫致富。

“我们最开始的扶贫工作是很粗糙的。”林嘉騋不讳言,很长一段时间里,扶贫款从中央到地方逐级下拨,基本上是“撒胡椒面式”的扶贫。为此,他曾多次在全国两会期间提案建议,改变扶贫工作的状态,实现扶贫的两大转移,“一是把‘输血式’扶贫,向‘造血式’扶贫转移;二是要从救灾式扶贫,向产业扶贫转移”。林嘉騋的提案得到了民政部和国务院的认可。

担任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期间,林嘉騋带领同事为贫困地区的产业发展积极搭桥牵线,在国家级贫困县贵州石阡县建设“产业扶贫工业园区”,在广西巴马长寿之乡开发生态农业旅游,在陕西榆林实施矿区土地平整修复,发展大棚农业,还在新疆轮台县少数民族地区治理荒漠地5万亩,发展核桃、枣树和棉花种植。

多年的实践让林嘉騋深有体会,那就是改变扶助贫困人口“被动脱贫”的方式,转而为他们打破阻碍其融入市场的藩篱,并在资金、技术、教育等方面提供帮助让他们形成自主脱贫能力,这样贫困人口和其他社会成员一样共享经济社会发展所带来的机会,扶贫自然可以成功。

工作中林嘉騋发现,很多贫困地区不仅生态环境很好,民俗文化和旅游资源也很丰富,扶贫开发要充分利用这些地区的优势,因地制宜地制定这些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规划。比如,贵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贫困县榜单上的常客,前几年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帮助牵线引进了一家房地产公司,深挖少数民族傩文化的底蕴,对县城进行投资改造。现在,一座“中国傩城”已经在当地拔地而起。

“原来这里的农民人均月收入只有200多元,现在提高了几十倍,有的甚至达到了上万元。”林嘉騋说,这个项目建成后,不仅改变了县城的面貌,而且给当地百姓带来了很多工作机会,脱贫致富指日可待。

“产业开发一定要看准,不能说上就上,一定要有特色,千篇一律就没意义了。”高兴之余,林嘉騋不忘提醒一些地方政府,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决定下一阶段的扶贫开发政策,“另外,如果单靠老百姓自己而没有企业参与的话,扶贫的效率也会大打折扣。”

不能“手榴弹炸跳蚤”

“足寒伤心,民寒伤国。”

自1986年起,中国的反贫困战役一直在“攻坚”:从“救济式扶贫”到“开发式扶贫”;从“区域性扶贫”到瞄准贫困县、“整村推进”,再到“扶贫入户”。近40年间,中央政策几经调整,直至“精准”成为新方向标。

中共十八大以来,我国减贫明显提速提质。林嘉騋分析,根本原因在于,中央把贫困人口脱贫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摆到治国理政的重要位置。

在林嘉騋看来,精准扶贫是扶贫理念和方式的重大创新。过去贫困群众体量大、分布集中,建一条溜索、修一段公路,就能给群众打开一扇脱贫致富的大门。如今7亿人先后脱贫,贫困人口剩下3000多万,再搞撒胡椒面式的扶贫,只会是“手榴弹炸跳蚤”,费力不讨好。林嘉騋曾见过,不管真穷假穷,每家每户分一头牛或一只羊,等第二年再去看,牛羊早就被杀掉或卖掉了。“这样的扶贫救济,能起什么作用呢?”

“在贫困问题比较普遍时,扶贫瞄准个人要耗费大量人财物,因此只能采取开发式区域性扶贫。经过30多年,大部分贫困问题得以解决,只剩下几千万最难脱贫的人口,“因此,实施精准扶贫的条件成熟了。”林嘉騋说。

“安得万里裘,盖裹周四垠;稳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全面小康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小康,必须坚持全体人民进小康,不能有一个人掉队。中共十九大报告中以“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心再次庄严承诺,要求“做到脱真贫、真脱贫”。林嘉騋认为,精准脱贫的财政、投资、金融、土地、人才和社会扶贫政策都要进一步加强。在他看来,今天的中国已经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力今非昔比,国内市场也日渐成熟,这些都是支持脱贫攻坚的有利条件,但只有这些条件仍不足以保障减贫目标的实现,还必须通过改革打破贫困地区的发展障碍,特别是那些导致部分人口长期贫困的制度性障碍。“中国扶贫开发任重而道远,想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统一摘掉贫困县的帽子,一定要动员全社会力量,整合资源。”

中国过去40年的奋进为世界发展贡献了中国道路、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而中国的扶贫之路,同样为人类反贫困积累下中国经验。改革开放再出发,中国又将带给世界什么样的惊喜,值得期待。

(相关视频见人民政协网《庆祝改革开放40年》专栏)


凤凰新闻社【责任编辑 檄文】